檐上家雀 作品
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一百零四章 贵妃(45)

    女孩一边哭着一边想撕下衣服碎布做绷带,可现实是骑装不像平时宫装是蚕丝做的,轻薄易损。

    越撕不下来就越急,气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下。

    乔虞这般让晏瞿觉得又好笑又心疼的。

    女孩倔强的胡乱擦去脸上的泪珠,晏瞿这才发现女孩本就沾染上灰土的小脸,还染上手上的被缰绳勒伤的血痕。

    这抹血色让晏瞿心咯噔了一下,赶忙制止住她继续撕布的手,拉过乔虞的手检查起来,女孩白嫩嫩的小手上深深的勒痕看起来很是可怖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不要紧的,先包扎你得腿要紧...”

    乔虞还想说什么就被晏瞿狠狠瞪了一眼,这才悻悻的禁了声。

    比起刚才自己狼狈的撕布没成功,晏瞿好像只是稍微用力就将衣角撕了下来,乔虞忍不住心里吐槽:

    既然这么轻松,刚才还不自己包扎得了。

    “一时半会没有药,怕待会发炎回去落了疤,我府中的肤痕胶祛疤效果一绝,到时我差人给你送去,别怕会落了疤。”

    晏瞿不仅手中的动作小心翼翼,生怕弄疼了她,连语气都温柔极了,就像是哄小孩儿一般。

    他知道女子有多爱惜自己的容颜,更何况是乔虞这么玉雪水灵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包扎的结刚打好乔虞就快速的收回了手,晏瞿眼色一沉,就这么不想自己碰她..

    乔虞的目光就未离开晏瞿身上,刚才晏瞿脸色那一变,他心中想什么自己也能猜个七八。

    当初让人警告华允兰不要有非分之想的也是眼前这个男人,如今她听话了,却又不满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落疤而已,安王还是先管自己的伤吧。”

    落疤当然不而已,乔虞可是比寻常女人更爱惜自己的容颜,不过她这么说自然是在表面拒绝日后没必要的接触。

    刚才摔下来时都未有紧张的气氛,如今是给乔虞一句话把气氛降到了冰点。

    “本王僭越了,望华妃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聪明人,晏瞿自是明白女孩的意思,不禁冷笑了一声,也并不再做声快速包扎好腿上的伤。

    等包扎好,晏瞿打量了这坑洞的高处,和离营寨的距离,宫中的人寻来怕是还有一会。

    眼下他的腿虽未断,他自己一人上去都未必能行,何况再加上乔虞。

    只好闭目保存体力了。

    营寨这边:

    邱子雪一看到晏符的马刚想要迎上去,没想到华云崖更快她一步,泪眼婆娑:

    “皇上可寻到姐姐了,这么晚了姐姐怎么还未回来,莫不会是....”

    华云崖这次能跟来木兰围场自是拖了乔虞的福,可虽说来了她也避风头没在晏符面前晃悠,这不一逮住机会就出来刷存在感了。

    华云崖快步走过来带着风,身上的浓厚的脂粉味充斥着晏符,再加上她诅咒乔虞的话,让晏符冷声呵斥道:

    “就这般盼不得华妃好?看来这次应该让你在宫中好好反省!”

    华云崖讨不着巧,看着晏符生气也不敢再乱说。

    刚才晏符回来过一次,寻不到乔虞以为她好不容易出宫一躺贪玩了些,没多想就按原来出发的路线去寻。

    找了一圈没找到,想是她先回来了,没想到乔虞还未回来。

    晏符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安,不理会假惺惺的华云崖,转头寻问其他人:

    “可有人见过华妃?”

    邱子雪这才有机会上前说道:

    “刚才娘娘回来过一次,寻不到皇上便又出去了,皇上别急,臣妾已经派人去寻了,派出去的人应该马上就能寻到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邱子雪冷静沉着,办事稳妥,丝毫不计较乔虞平日里的苛责,让人都要忍不住夸赞:

    这才是贤妻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邱子雪没有等到晏符的夸赞,而是责备:

    “既然看见华妃回来,为何不拦着她在这等朕就行。华妃年轻看不见朕担心做事便不稳重,你怎么也不规劝着?”

    邱子雪被这一噎委屈极了,没看好华妃倒成自己不稳重可,晏符这心都偏到太平洋去了。

    就她还一直自欺欺人晏符对乔虞是逢场作戏。

    柳欣瑶见她不做声,暗道一句蠢货,却也还是上前为邱子雪辩解:

    “邱姐姐规劝过华妃娘娘了,还误会姐姐没安好心,姐姐这才不好拦着娘娘。”

    事情经过到底怎么样晏符已经没有心情关心了,眼下他只想乔虞是否安全。

    “柴桂和听令。”

    负责此次围猎的安全的柴桂和里面上前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务必寻到华妃,华妃若有半点损失三品官帽便不用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天色渐晚,星星点点的月光洒落在两人身上,而周围时不时还有几声狼嚎。

    虽说围场有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可乔虞是当真有点害怕起来,毕竟狼这种野生动物她也只在电视

    女孩一边哭着一边想撕下衣服碎布做绷带,可现实是骑装不像平时宫装是蚕丝做的,轻薄易损。

    越撕不下来就越急,气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下。

 &n